失去了俞永福的“灯塔”,淘票票这艘危船还能漂流多久?

天游注册q:924647

2018-10-27

当前位置:>>>失去了俞永福的“灯塔”,淘票票这艘危船还能漂流多久? 发布时间:2018-04-1914:20 作者:佚名 在北京电影节上淘票票显得异常活跃,不仅斥资1500万替掉格瓦拉拿下官方售票平台的身份,而且高调发布了额度高达3亿的艺术片资助计划。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淘票票的母体阿里影业却陷入巨额亏损的泥潭,根据阿里影业上周末发布的财务预警公告,阿里影业第一季度亏损已超过7亿。

2月底阿里影业发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阿里影业在去年亏损已达亿。

今年一季度内亏损幅度即与去年追平,可以预计今年阿里影业的亏损又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相反淘票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却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资本狂欢背后,是其难以掩饰的焦虑,这一情形与2015年的百度糯米电影、2016年的微影时代极其相似。

俞永福的“灯塔”又要被搁置了?2016年11月俞永福受命统帅阿里大文娱,并亲自出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

出身中影集团的前任阿里影业CEO张强,悄然淡出。

此后,张强为阿里影业设定的“制、宣、发”一体化的全产业链发展计划被废弃。 经过对阿里影业业务架构和组织的重新梳理,俞永福提出了“新基础设施”战略,全力支持淘票票做平台,为淘票票发展指明了发展方向。

众所周知,阿里影业在前两年主投主控的《摆渡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遭遇票房与口碑的惨败后,俞永福选择阿里影业减少内容制作、逐步淡出上游业务领域,转型做“新基础设施”,主攻票务和宣发。 2017年6月19日,俞永福在出席上海电影节时表示,未来,阿里影业制作少量的内容,不与上游内容方竞争,更多在中下游如通过电商平台的大数据优势,帮助电影宣发,并重点开展衍生、授权工作的业务。 俞永福的战略对于淘票票而言,好比黑暗中立起的一座灯塔,一度令淘票票兴奋不已。

可惜的是在俞永福为阿里影业建好“灯塔”之后,自己却选择抽身而退。

去年11月,俞永福辞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淡出阿里大文娱业务版图。

樊路远接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随即俞永福的“新基础设施”战略在阿里影业也逐渐成为一纸空文。 在阿里影业2月底发布的最新财报中,公布了内容制作业务的最新策略,“将注重开发富有创意、传递正能量及合家欢题材的内容”,这一策略的提出也被外界质疑,与此前宣布的淡出上游电影制作内容的策略明显前后矛盾。

而此次,淘票票在北京电影节上重资发起文艺电影计划,是否由阿里影业主投主控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起码可以判断,阿里影业已重整旗鼓,又想拍电影啦。

这一次,还是基本赚不了什么钱的文艺片。

种种迹象表明,樊路远接任之后,阿里影业的企业方向一直在上游内容制作业务和下游宣发业务间摇摆不定,阿里影业和淘票票似乎无意按照俞永福设定的战略路线继续前行,而是还要返回头来再度发力上游内容。 失去了“灯塔”的淘票票,将如何突围?之前张强担纲阿里影业CEO期间,阿里影业内部设置了完整的电影投资、制作、宣发业务体系,甚至在内部培养编剧、导演、制片人,阿里影业也发布了30多个片单,并和斯庇尔伯格工作室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影业对上游业务的布局力度非常大,用意也很明显。 随着俞永福和樊路远的介入,张强思路逐渐废弃,原有的组织结构、人事安排均作了较大调整,发布的片单大多数湮没无闻不了了之,阿里影业上一次的“折腾”力度非常大,极欲脱胎换骨。 然而,俞永福离去的半年内,阿里影业内部“折腾”的还是很厉害。 提出新战略之后一年过去了,整个团队翻来覆去,如今看来似乎又要回到张强的老路上。 与此同时,俞永福“新基础设施”赖以落地的淘票票也陷入了票补泥潭,据悉,为抢夺市场份额,2016年淘票票投入10亿票补、2017年投入21亿票补、2018年仅春节档一周投入的票补已超过5亿。

然而,疯狂票补并没有给淘票票带来预期的结果,其市场份额始终在30%左右,距离第一名还有20%以上的差距。 在对手凌厉攻势之下,淘票票出票量、合作影片量级、合作影院范围等关键领域,节节溃退,即便花费了巨额成本,票补仍旧没能为淘票票带来翻盘的机会。 淘票票在电影宣发业务领域,也一直没有一部票房体量超过10亿级别的主控宣发项目,淘票票宣传中强调的《战狼2》、《红海行动》等大片的合作关系,也只是配合主发行方影联、博纳等发行公司做票补和线上营销工作,其自身并无实际宣发能力。 相反淘票票主控的一些项目如《机器之血》、《摆渡人》等,宣发还要外包给联瑞等发行公司。 宣发能力的缺失,让淘票票的业务最终无法形成闭环。

另外,阿里影业多次公开“无上限烧钱票补”的策略,不仅没有给淘票票烧来市场份额,反而“引火烧身”。

在监管当局“票补”限制令的出台后,著名导演冯小刚、华谊兄弟CEO王中磊、新丽电影总裁李宁等相继炮轰票补。 淘票票的“无上限票补”绑架了制片方,扰乱了电影市场的正常秩序,受到上游片方人士的公开谴责。

面对行业的指责和市场的质疑,淘票票将突围的希望寄托在文艺片和社交上,开始重金资助文艺片、开启脱单电影院、小剧场等线下实验,并表示电影是阿里社交新战场。

众所周知,在当前中国电影市场文艺片基本赚不了钱,同时社交是阿里的短板,淘票票在线下也战斗力全无。 试图凭借自身短板业务突围,这种机会微乎其微。

阿里影业2月份财报显示2014年阿里影业亏损亿,2015年亏损6亿,2016年亏损亿,2017年第一季度已经超过7亿,亏损呈逐年递增趋势。 而随着票补效用失灵、战略变幻不定,淘票票与竞争对手差距进一步扩大,翻盘希望渺茫,这让阿里影业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张蔚以及曾经力挺淘票票的俞永福都失去了信心。 根据联交所股益披露显示,阿里影业()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俞永福于今年3月29日不惜蒙受高达200万港元或%的投资损失,尽沽所持公司750万股阿里影业股票。

今年1月,阿里影业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张蔚以每股平均价港元抛售391,880股。

完成后,张蔚的股份减持至%。

明显都用脚投票了。

那么,失去了俞永福的“灯塔”,淘票票这艘危船黑暗中还能漂流多久?。